两世为“肝” ——写在八项规定五周年之际

两世为“肝” ——写在八项规定五周年之际

小名肝,担负人体的重要生理功能。有人说我就像一个中央银行,负责管理身体三大货币(气、血、水)流通。姓随主人,不定,曾有“脂肪肝”、“肝硬化”诸如此类的称呼,有一患难之交——“胆囊炎”。今已两世为人,不,两世为“肝”。

 一世为“肝”

第一世,最熟悉的地方是酒桌,以前,各上级部门交办任务时都爱开个会,一年到头,各部门工作部署会让我的主人,忙得“找不到中心”,对于各种非必要的工作检查更是疲于应付,更让他,也让我痛苦的是,莫过于酒桌上的觥筹交错。因为这样,我的主人工作时间过多地耗费了,而且工作之余的时间,也花在了迎来送往、吃吃喝喝上,堂而皇之的理由是应酬,应酬也是工作,甚至没有时间陪家人特别是孩子。当家人和孩子问我的主人,真的有这么忙吗?看起来,主人真的很忙。可连我的主人自己也不能否认的是,其实一天里没有做什么,后来我的主人将最爱唱的一首歌《时间都去哪了》改编,似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解释:“时间都去哪儿了?上午围着会议转,中午围着盘子转,下午围着牌桌转,晚上围着裙子转。”常挂嘴边的一句话是:“接待就是生产力”。而我,主人喝酒就是我工作的时候,我必须及时为他排毒解酒,只是,面对潮水般的酒精大军,总是手足无措。

于是,我熟悉的另外两个地方,就是洗手间和沙发,无法及时解酒,主人唯有去洗手间呕吐或催吐。只是,我的主人呕吐时着实让我痛苦,我以为随着吐啊吐啊我就习惯了,然而时至今日,我依然接受不了,吐完以后,我去的地方,就是沙发,主人睡下,我还不能休息,要继续工作。常年超负荷的工作, 让我多了一些额外的称呼,“脂肪肝”、“酒精性肝炎”“肝硬化”,而我清楚记得,当医生建议他少喝酒或不喝酒时,=主人只是摇头苦笑了一下,之后也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某一天,我忽然觉得很安静,然后,好像也没有然后了……

两世为“肝”

当我再有意识之时,依稀记得是2013年,我发现,我重生在一副新的躯体里。然而我悲哀地发现,我的第二任主人居然也是一名官员,我不禁仰天哀嚎:“老天为什么这样待我?”只是,无力改变既定事实的我,无奈中做好再次超负荷工作和牺牲的准备。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习惯超负荷工作的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工作量比以往都要少。慢慢,我发现,我曾经的“三点一线”不存在了,不再是过去的酒桌——卫生间——沙发,我去了更多的地方,什么凤角镇,什么小阳村,好像接触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接触的都是人们群众。这个主人似乎还是很忙碌,只是,我可以察觉到,他经常喝的不是酒,更不是无奈,经常喝的,居然是一杯绿茶,我诧然不已。

更为奇怪的是,这个主人与之前的主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经常看书读书,我经常看到他念叨什么“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不作为、慢作为和乱作为”。我不由想起前主人那句常挂嘴边的“接待就是生产力”,要不是现在的主人一次和别人闲聊当笑话那样说起,我都不记得有这么一句话了。

后来,我终于慢慢了解,原来,2012年的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开启了一场深刻转变党风政风的激浊扬清之变。“舌尖上的浪费”“月饼里的奢华”“会所里的歪风”“车轮上的腐败”……种种作风积弊开始被有效遏制。

几年过去,现在的我,终于从桌子上、酒杯中解放出来了,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超负荷工作。我每每想起那个八项规定超暖心短视频,便由心内产生共鸣:是啊,我的主人现在不必下班后还忙着应酬,一身酒气回家,老婆孩子都睡了,连句话也没人说……他现在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看看书、跑跑步、陪陪家人,而我,回到我的正常工作轨迹。感谢八项规定,让我重生为“肝”。(德庆县纪委  梁广)


  • 主办单位:中共德庆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德庆县监察委
  • 联系地址:广东省德庆县德庆大道德庆县委大楼
  • 备案编号:粤ICP备17087001号-1
  •  粤公网安备 44122602000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