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小小烟票引发专项整治行动

  图为端午节前夕,东阳市纪委监委联合市公安局、市场监管局、烟草专卖局对全市范围内卷烟零售户进行突击检查。方裕健 摄

 

  图为义乌市纪委监委在专项整治行动中查处的烟票。王忠明 摄

  “你好,请出示一下你们店近期香烟销售交易记录、进货记录……”端午节将至,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纪委监委联合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重点卷烟零售户有无印制、销售、回购“烟票”等问题杀出“回马枪”。

  今年元旦前夕,浙江省纪委监委召开全省深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持续发力纠治“四风”工作视频会议,对专项整治“烟票”等“四风”问题作出具体部署。在此之前,省纪委监委多次下发通知,进一步明确严禁违规收送礼品礼金等有关要求,并专门下发《关于开展“烟票”背后“四风”问题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针对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中存在的突出问题,部署有针对性的专项整治。

  一张小小“烟票”引发的专项整治行动,在浙江全省范围内展开。

  折射的是作风 隐藏的是腐败

  浙江作为民营经济大省,个体经商办企多,少数私企老板在与党员干部打交道时,习惯于将商品交易规则带入政商关系中。同简单直接给钱给物式贿赂相比,“烟票”更为隐蔽,不仅携带方便,还带点人情往来的味道。因此,在一些地方,大街小巷上一度有不少兜售“烟票”的烟酒商行。

  “‘烟票’就像有价证券,受贿人用烟票可以换取等额现金,不仅扰乱卷烟市场正常秩序,更滋生腐败。”浙江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中,不乏以“烟票”作为利益输送媒介的影子。一名行贿人在接受调查时曾坦言“直接送钱太惹眼,‘烟票’就成了拉拢、腐蚀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的‘腐败卡’。”

  有一次,宁波市象山县一位矿产商人马某某上门给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林文信拜年,临走时放下一箱红酒。林文信打开红酒箱,发现箱内藏有现金30000元和4张价值18600元的“烟票”。第二天,林文信早早来到附近的一家烟酒店,轻车熟路地将“烟票”兑换成了现金。

  那次之后,马某某的矿产资源开采、地质灾害评估“生意”一直很红火,他每年春节前都会带着现金、红酒、“烟票”上门给林文信拜年。直到2019年12月,象山县纪委监委查处并公开通报林文信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收受“烟票”价值人民币94350元,并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公职处分。同月,象山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林文信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1万元。

  表面上披着礼尚往来的“人情外衣”,“烟票”流通的背后却往往与不正之风和腐败有勾连。据了解,像马某某与林文信这样利用“烟票”进行利益输送、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的不乏其人。东阳市烟草专卖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吴亚军就是其中之一。

  “吴亚军案是东阳市纪检监察机关查办的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违纪违法案件。经查,吴亚军在2000年至2019年间,违规经营开办了3家烟草零售门市部。”东阳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至案发时,从这3家门市部卖出的总计1900多万元“烟票”尚未兑现。2019年2月,吴亚军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年8月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解除劳动合同处理,并被依法移送东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烟票’问题已逐渐演变为政商交往的‘绊脚石’,严重影响一方的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类似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必须严肃查处。”浙江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为坚决遏制“烟票”蔓延及其背后的“四风”和腐败问题反弹回潮势头,促进领导干部廉洁从政,浙江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结合领导干部利用名贵特产类特殊资源谋取私利整治深化工作,对“烟票”背后“四风”问题进行专项整治,查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以“烟票”“天价烟”作为利益输送的媒介靠烟吃烟、以烟谋私等问题,规范国家金融和烟草专卖秩序,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控源头堵变现强监管

  “现收到市纪委监委关于卷烟零售相关问题线索,明天请烟草局、市场监管局配合核查工作,收到请回复。”日前,在杭州市富阳区纪委监委专项治理工作群内,一条关于“烟票”“天价烟”问题整治的通知传达至专班成员。

  富阳区烟草专卖局专卖科科长袁育琦说,以前,有些香烟店主会通过各种渠道找关系,整治工作常常出现“人头熟”“耍滑皮”的情况。通过组建工作专班,加入第三方监督力量,不仅填补了权限短板,也能借势借力形成较强的震慑作用。

  浙江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牵头组织协调,充分发挥烟草专卖、市场监管、税务、公安、商务等职能部门作用,紧盯“烟票”发卡主体多头、源头难控,流动性强、兑换方便,具有极高隐蔽性的特点,按照“控源头、堵变现、强监管”的思路,对“烟票”“天价烟”问题进行集中整治。

  经过一个阶段的专项整治后,为进一步形成持续震慑,端午节前夕,东阳市纪委监委又会同该市市场监管局、烟草专卖局等相关职能部门,分成4个专项检查组,对城区40余家烟草经营户进行察访,就其是否存在印制、销售、回购“烟票”行为展开专项检查“回头看”。从当天检查情况来看,被查的烟草经营户均依规经营,并在店内张贴了禁止销售“烟票”倡议书、宣传语等。

  据了解,为确保专项整治取得预期效果,东阳市成立了由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担任组长,烟草专卖、市场监管、公安等职能部门相关负责人为成员的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进一步建立健全工作例会制度,健全问题线索快速移送处置机制,并将整治行动纳入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考核内容。

  浙江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加大震慑力度,提高治理成效,需要充分发挥专项整治工作组各成员单位职能优势,运用现有工作机制和平台,对问题线索进行全面细筛、深查严处。义乌市对纪检监察机关和烟草专卖、市场监管等部门联合监督执法过程中发现的“烟票”“天价烟”问题进行逐个倒查,按照“既查公职、又查商户”的原则,对收受“烟票”的公职人员和销售“烟票”的经营户实行责任双倒查、双追究机制。有的地市强化市纪委监委、市烟草专卖局和市税务局三责协同,加大数据核比排查,督促协调市烟草专卖局会同市税务局,对市本级重点卷烟零售户的涉烟发票数据进行核比,逐一排查是否存在供销数据异常情况。

  为确保监管全覆盖、无盲区,杭州市萧山区纪委监委会同相关部门通过贯通信息渠道,将烟草公司掌握的曾出现过违规印制销售“烟票”情况的经营户与执纪办案、“惩腐打伞”中有“案底”的经营户进行比对,开展重点排查,加大“点穴式”察访力度。针对村(社区)、基层站所、二级单位、国有企业负责人等高发人群,通过税控平台大数据监测等手段,开展公款支出发票追踪检查。

  督促形成治理长效机制

  “以前总以为收送一张小小‘烟票’算不了什么,现在不少党员干部主动加入清退‘烟票’的行列,向‘烟票’说不。”杭州市萧山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通过健全完善“烟票”问题整治长效监管机制,从专题研判、整合监督、加强检查、快速查处、强化问责等方面发力,推动整改到位。

  据了解,为管长远、抓长效,浙江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健全监管机制,将“烟票”“天价烟”及其背后的作风和腐败问题列入日常监督检查范围,督促相关部门形成“烟票”治理工作长效机制,斩断“烟票”贪腐利益链条。

  在常态监督上,东阳市探索建立“网格化”管理制度,将“烟票”问题列入“互联网+”行政执法监管平台,在全省率先推动市场监管和烟草专卖部门创设“烈焰码”,实现一码举报、线上分流、快查快处、信息互通,做到动态精准监管。为真实掌握工作动态,该市纪委监委还邀请社会监督员、特约监察员开展体验式察访行动,并通过开展跨区域交叉检查,进一步摸排“烟票”整治存在问题,检验工作成效。义乌市建立“烟票”问题常态化督查机制,把“烟票”问题纳入市场监管部门网格员的日常监管范围,开展“烟票”问题专项督查每月不少于1次,保持严管高压态势。出台“烟票”问题举报奖励、“烟票”销售经营户黑名单等制度,加强“烟票”问题源头管控。

  此外,在杭州拱墅区、建德市,温州龙港市、金华永康市、浦江县等地,也都建立完善了重要节假日定期检查、日常巡查、不定期抽查、投诉举报快速处理等系列制度,进一步加强对烟草销售监管,形成“烟票”治理工作长效机制。

  “你放在厂房资料里的烟票我已经按规定上交,我们都是依法办事,绝不会错算一厘,也不会拿你一分。”近日,温州市鹿城区藤桥镇执法中队胡戈奇收到戴宅村某企业主寄来的厂房资料,在翻阅中发现一张面值5080元的烟酒行提货券,随即致电该企业主表明坚决的态度,同时将提货券登记上报。

  无独有偶。前几天,该镇纪委接到本镇党委委员金卫忠的“求助”电话。原来,当天午休时,金卫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发现多出一个陌生的黑色塑料袋,打开一看,分管城建的他立即意识到这是一包“围猎”的“诱饵”,随即拨打了几个“可疑目标”的电话,但始终没找到出处,便立即向镇纪委报告了此事。经过现场清点,登记上交1条中华香烟和1000元现金。

  面对“四风”问题出现隐形变异的情况,要注重抓常抓小,进一步提高发现和处置问题的能力。藤桥镇纪委举一反三,组织廉政风险较高的相关科室自查岗位廉政风险点、制作“清廉同行”记录本、上廉政微党课、开展专项治理等,着力打造清廉站所、清廉村居等藤桥样板。

  “‘烟票’背后折射的是作风,隐藏的是腐败,反映的是政治生态。”浙江省纪委监委负责人表示,针对其本身存在的反复性和顽固性,必须动真碰硬、重拳整治,通过夯实监管责任,紧紧扎牢制度笼子,坚决防止“四风”问题反弹回潮。

  • 主办单位:中共德庆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德庆县监察委
  • 联系地址:广东省德庆县德庆大道德庆县委大楼
  • 备案编号:粤ICP备17087001号-1
  •  粤公网安备 44122602000113号